?
新闻8点见丨我给老家的爸妈装监控:他们的孤独是我无法想象的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21-10-23    

  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根据2020年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生活在我国农村的60岁及以上人口有1.2亿人。

  农村留守老人与村庄、土地相伴,农作负担重,孤独感严重。在此背景下,愈来愈多在外务工的年轻人为老家安上了监控设备,便于随时查看老人的状态,同他们交流情感。

  陈小冬的母亲过世后,父亲成了空巢老人,留守在山东沂山深处的一个乡村。“我爸独自在家的孤独,之前只凭想象,从没直观看见他的那种孤独。”陈小冬觉得,安了监控之后,老人的孤独仿佛溢出屏幕,朝他排山倒海涌来。

  赵仁的双亲留守辽东的一个小山村已有二十余年,今年清明假期,他给家里安了三个监控摄像头,一来为了防盗,二来可以随时查看年迈父母的状况,监督母亲量血压、吃药。

  不久前,赵仁上传在某平台的一段监控视频一下子火了。画面中,七旬母亲以为摄像头花了,担心儿子看不清,踩在柜子上,咧着嘴、笑嘻嘻地用毛巾擦拭。

  “父母年纪大了,离得又那么远,多留一个影像,就多留一点念想,等他们‘百年之后’可以时不时看一看。”赵仁告诉新京报记者。阅读全文

  10月17日,陕西西安新增2例外省游客核酸阳性病例。截至19日18时,已有7省份出现本土关联病例。此轮疫情与来自上海的一个旅行团有密切联系,目前传染源未确定。都有哪些地方出现了感染者?他们有何关系?一起来看!

  从上图不难看出,这26例感染者中,多人与内蒙古额济纳旗桐楠阁餐厅有关。阅读全文

  除了内蒙古这家餐厅受到关注外,据报道,随着西安确诊病例的流调情况公布,有网友发现西安一家面馆3月内2次遇确诊游客就餐,店主也被网友称为“西安最倒霉老板”。

  3月之内该店不得不两次停业,员工被隔离。接连“中招”,虽说是巧合,但不得不说这概率委实有点高。消息一出,引发了众多网友同情,评论区里满满的是加油、鼓励、安慰的话语。

  其实这家店只是疫情影响下的一个样本,相信不少人、不少商店摊贩,都因为疫情而不得不歇业,生计受到影响,甚至不少会元气大伤。这是疫情给普通人造成的影响,他们被迫歇业与隔离,也是对疫情防控大局的配合,对他们,我们应当抱有善意。

  看到不少西安本地的网友在新闻下留言“有机会一定去尝尝”,这一幕是令人动容的。疫情不是不可战胜的,但其中最重要的前提则是人们的守望相助。如果人与人之间相互借力、互为缓冲、互相扶持,而不是互相指责、互相埋怨,则一定可以找到摆脱困境的办法。

  疫情的出现总是出乎意料的,但这家面馆的经历与“全网鼓励”也是在告诉人们,在疫情突如其来之际,人们可以也应当保持善良与共情。阅读全文

  因相对封闭的特殊地形,山西保存着国内数量最多的古建筑,历来有“中国古代建筑博物馆”之称。受降雨及次生灾害影响,山西全省大量古建筑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害,再次凸显了山西文物保护工作一直以来的困境——文物存量巨大,但文保的人力、财力不足。

  而在总体有限的文物保护经费里,资金鲜有顾及基层文物保护单位。山西省文物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山西省大多数“市、县保”和尚未公布为文保单位的文物古建筑,依然是当前山西省文物保护面临的最大问题和挑战。

  不少专家及亲历者指出,由于得不到足够的管理维护,在极端暴雨来临之前,山西很多乡村古建筑便已常年失修,逐渐坍塌、消逝的古建筑不计其数。

  山西籍著名导演贾樟柯公开呼吁重视偏远地区文物的受灾情况。“山西是文物大省,‘村村有古庙,处处有古建’,一个不起眼的乡村小庙里可能就藏着国宝级的壁画。”

  在古建筑画家连达看来,城镇化发展、乡村人口流失,导致古建筑得不到该有的维护修缮,是乡村古建筑不断消逝的一个重要原因。

  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李志荣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遭受损失较多的是县市保级基层文物,固然有日常管护缺乏的原因,但与国保、省保文物相比,它们在选址、建筑结构和维护结构营造质量等方面本身存在较大差异。“因此更加需要引起重视,有针对性地加强日常管护。”阅读全文

  当地时间10月1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巴黎塞纳河畔出席了一场纪念仪式,悼念60年前在这里丧生的阿尔及利亚人。他也成为第一个参加相关纪念仪式的法国总统。这牵出一段法国和阿尔及利亚之间痛苦血腥的历史。

  爱丽舍宫当天发表声明称,1961年法国警察对阿尔及利亚抗议者的血腥是“不可原谅的罪行”。而这一巴黎惨案在过去数十年里一直被法国当局有意掩盖,死亡人数被隐瞒,相关调查被压制。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法国官方认定的死亡人数仅为3人。确切死亡人数至今未得到证实,但BBC报道指出,一些历史学家认为,当天有200到300名阿尔及利亚人死亡。

  在巴黎惨案发生后的几周内,共有110具尸体被冲上塞纳河岸。其中最年轻的受害者是15岁的法蒂玛·贝达,她的尸体于1961年10月31日在塞纳河附近被发现。

  近期法国和阿尔及利亚之间的外交关系紧张,分析人士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马克龙此举是为了缓和与阿尔及利亚的关系,同时也有针对明年法国总统大选的竞选考量。法国和阿尔及利亚之间有着十分特殊的关系,因此法国领导人在考虑国内政治时需要重视这一非洲国家。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