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焦點訪談︰雪域高原的綠色奇跡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21-12-07    

  央視網消息(焦點訪談)︰西藏,“世界屋脊”“地球第三極”。我們每每為它神奇絕美的自然景觀而震撼。這里野生動植物資源、礦產資源豐富,江河縱橫、湖泊密布,也被譽為“亞洲水塔”,是國家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對保障全球生態平衡也有著重要意義。但因為地處高原,這里的生態環境十分脆弱。西藏和平解放70年來,西藏的生態建設和環境保護事業從無到有,不斷發展。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西藏的生態文明建設,強調要守護好這里的生靈草木、萬水千山,要保護好“世界上最後一方淨土”。為了美好生態,為了永續發展,許許多多的人長年累月默默付出。

  經過多年的綠化改造,拉薩的南山已經成為觀賞布達拉宮的網紅打卡地。與游客的視角不同,參與南山綠化的藏族小伙子多布拉喜歡站在南山最高的觀景台上向北眺望。

  多布拉所站的地方不但能看到雄偉的布達拉宮,還能看到山坡上正在生長的樹林。

  經過近十年的努力,拉薩的南山實現了海拔3900米以上人工造林零的突破。因為過去拉薩周邊的山上從未有過樹,南山的綠化也被當地人形象地稱為“樹上山”。在從未有過樹的地方種樹,南山其實並非獨一份。

  從拉薩出發,向東南方向驅車100多公里是山南市的扎囊縣。雅魯藏布江從這里流過,沖積出廣闊的河灘。在高原溫帶半干旱氣候條件影響下,河谷中干旱、少雨、多風,形成高原上難得一見的沙漠景觀。

  西藏是國家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視建設生態文明為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根本大計,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在一系列政策措施的保障下,西藏實現了生態文明建設的偉大跨越。

  黨的十八大以來,西藏自治區大力推進生態安全屏障保護與建設,開啟了“兩江四河”流域造林綠化工程。“兩江四河”指的是雅魯藏布江、怒江及拉薩河、年楚河、雅礱河、獅泉河,“兩江四河”流域覆蓋西藏七地(市)、44個縣,集中了西藏80%以上的人口。

  工程實施的前一年,拉薩就以南山作為試點,啟動了城市周邊山體綠化的嘗試。與此同時,與沙漠奮戰多年的山南市扎囊縣也開始了新一輪防沙治沙工作的部署。

  2012年,在成都市做市政綠化的嚴海東听說拉薩市林草局面向社會公開招標的消息,他來到了拉薩。

  南山需要造林綠化的區域海拔在3650米到4050米之間,其中3900米以上是人工造林從未涉及過的區域。這里平均坡度60度,土層平均厚度僅為10厘米,大部分區域岩石裸露,粗砂礫的含量高達60%-70%。

  在成都搞綠化,嚴海東的樹苗成活率在95%左右,可是在拉薩的第一年,樹苗平均成活率只有60%多,個別區域甚至不到40%。

  西藏拉薩市林業和草原局二級調研員洛桑多吉︰“驗收回去的路上,沒有一個人說話。當天晚上,從睡夢當中突然驚醒,夢到樹都死了,第二天起床之後,我們去找了自治區林科院的專家。”

  西藏林木科學研究院副院長高級工程師格桑曲珍︰“南山的造林點土壤特別貧瘠,要做的事情很多,比如土壤改良、土壤分析、苗木選擇等。”

  西藏是一片生態豐富而又脆弱的土地,成功推進的國土綠化工程幾乎無一例外需要科學技術的支撐。作為高海拔植樹造林的試點,拉薩南山先後實施了“山地造林環境調控技術”與“耐寒樹種篩選研究”等多項科研項目。

  在100多公里外的雅魯藏布江河谷,中科院的科研團隊也在為高原沙漠的防沙治沙提供技術支持。

  中國科學院西北生態環境資源研究院研究員常學向說︰“在下面埋了一點保水劑,吸水比較好,當植物缺水的時候,它慢慢把水分再釋放給植物,摻雜了一些化學肥料在里面。”

  經過一段時間的監測和研討,西藏林科院為拉薩南山造林綠化工程開出了藥方,精心選擇的苗木在實驗室中進行人工培育,使成活率大大提高;山上采取客土綠化方案,用高質量的土壤置換掉南山上原生的砂礫土。

  拉薩周邊山體脆弱,無法使用炸藥,施工人員用鋼在礫石遍布的山體上手工挖出樹坑,再由騾隊將客土馱運上山;天然降水不足以支撐植樹造林的需求,為了保證灌溉用水,南山的山頂上修建了12座巨大的儲水罐,拉薩河的水經三、四級提灌被輸送到山上。

  西藏自治區拉薩市林草局二級調研員洛桑多吉說︰“最高區域是海拔4100米,所以蓄水池必須修在造林區域的上方,也就是最高處的蓄水池在海拔4200米,這樣才能供下面造林所需的水。”

  有了土、有了樹、有了水,南山的造林綠化工程緩慢而又堅定地向著山頂推進。群眾從一天天變綠的山坡上看到了希望。工作再苦再累,他們都是造林綠化工程最堅定的支持者。

  嚴海東雇的工人大多是南山周邊的居民。2014年3月的那個植樹季讓嚴海東至今難忘。

  拉薩南山造林綠化工程施工方負責人嚴海東說︰“天氣一下子變得很冷,下雪了。樹運上來以後必須要保證在很短的時間內種上去,如果時間延長,存活率就不能保證了。”

  因地處高原,南山上每年適宜種樹的窗口期不足二十天。錯過一季,就等于錯過一年。二話不說,群眾們扛著樹苗上了山。

  將近十年,南山上的樹就這樣一棵一棵爬滿了山坡。今年,拉薩市的居民突然發現,南山上即使還沒有種到樹的地方,夏季也會出現一層綠皮。植被的改善帶動小環境的變化,讓人們看到了生態修復的力量。

  而在山南市的雅魯藏布江中游河谷,一條長160公里、寬1800米、面積約45萬畝的“綠色長城”已然成形。植被的覆蓋帶來氣候的改變,每年的沙塵天氣已經從上世紀80年代的60余天降至如今的7天左右。

  西藏拉薩市林業和草原局二級調研員洛桑多吉說︰“原來冬季特別干燥,而且流鼻血,現在沒有這種現象了。同時周邊環境有了明顯改善,包括空氣濕度、局部區域的降雨量也有明顯增加。”

  一組數字或許可以更加直觀地看出西藏在植被保護和修復上取得的不凡成就。目前,西藏已建立起1個防沙治沙綜合示範區、5個沙化土地封禁保護區,封禁面積達到4.8萬公頃。2004年至2014年荒漠化土地面積減少9.24萬公頃,沙化土地面積減少10.07萬公頃。2020年森林覆蓋率達到12.31%,天然草原綜合植被覆蓋度提高到47%,濕地面積達到652.9萬公頃,空氣優良天數達到99.4%。

  每年,扎囊縣的黨員干部、在校學生、當地群眾都會積極參與義務植樹。同時,國家持續加大投入,實施生態補償,極大調動了群眾參與生態保護的積極性。

  貢嘎索南負責的沙丘處于防沙治沙的前沿,首要任務是束縛住流沙,這里只要灌木,不要喬木。貢嘎索南的工作就是把粗壯的枝條剪掉,讓灌木盡量向旁側發展。

  貢嘎索南盼望著有一天,他的沙丘也能變成一片樹林。或許他的夢想並不遙遠,中科院的專家們已經在這片沙漠里看到了讓人驚喜的寶貝。

  為了綠色西藏、美麗西藏,人們想了很多辦法,克服了很多困難,付出了很多艱辛,但這樣的付出——值!習總書記指出,保護好西藏生態環境,利在千秋、澤被天下。現在,“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已經深入人心。像保護眼楮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已經成為人們的自覺行動。努力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切實保護好地球第三極生態,西藏的生態環境一定會變得越來越好。西藏,扎西德勒。

  本網站刊登的新聞信息和專題專欄資料,均為中國軍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