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麦不开、舞不齐现在的 K-POP 还剩什么?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21-10-27    

  10 月 5 日,aespa 发行新歌《Savage》宣告回归,此后一直在国内热搜不断,打歌成绩、服装造型、安可舞台消音等都出现在微博、抖音的热搜上。

  专辑上线后的一小时里,所有歌曲都进入了韩国 Melon 榜单的 TOP50,主打歌《Savage》空降实时一位,甚至拿到了 Melon 当日榜单的一位,MV 在 B 站也有百万播放,而这只是 aespa 的第三次回归,足以看出整个团体前途光明,势头稳步向上。

  src=但伴随着突出成绩而来的,还有围绕着 aespa 团体业务能力的争议。

  在前两次回归中,aespa 四位成员都没有开麦,采用了事先预录、在台上对口型的表演方式,而在首次打歌舞台的全员直拍上线后,又有大量网友指出,她们四个人舞蹈不齐、力度不够,总而言之,唱跳业务水平并不符合观众预期。

  直拍视频的热门转发中,有网友如此评价:SM 就是在用 aespa 的推出告诉我们,爱豆需要精于唱跳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爱豆可以不开麦、跳不好舞、歌也不需要悦耳,只要炫酷的舞台效果、精心设计的运镜、逼真的预录以及每一段都令人印象深刻的拼接曲。而在这个快时代里,不间断的视觉刺激和听觉刺激就是最重要的。

  不开麦 是这个新女团目前最大的 嘲点 之一。在传统的韩国偶像团体的评价体系里,开麦唱跳是基础之一,即使舞台开麦率减少,但团体呈现出的舞台魅力和表现出的业务实力必须得到观众认可。

  src=东方神起等曾经的顶流团体,都有顶着暴雨仍然敬业唱跳的视频保存。今年翻红的 BraveGirls,就是凭借一则极具感染力的舞台视频,表演的旧曲《Rollin》直接跃升到音源榜单首位,组合也被召回打歌,实现了 逆风翻盘 ,挽救了濒临解散的命运。

  aespa 出道至今回归三次,但所有的打歌舞台无一开麦。爱豆在录音棚里的成果优秀,不代表具备 live 实力,观众也无法通过无修音的直播唱歌片段,去鉴定四名成员的真实唱功。

  另一方面,在韩流偶像团体的舞台呈现中颇为重要的舞蹈,是 aespa 这次呈现出的另一块短板。

  aespa 从第一次回归时,就会发布丰富的自剪舞蹈视频,其中独具匠心、配合舞蹈拉近推远的运镜设计,受到大量粉丝的夸赞。精心设计过的运镜固然能够扬长避短,但这次打歌舞台团体直拍暴露出团体的舞蹈不齐之后,aespa 的特别版舞蹈视频,也被认为是通过运镜来掩盖成员的真实舞蹈水平。

  其中有网友发现,特别版舞蹈视频中,有成员的移动已经快出残影,和打歌舞台的舞蹈动作节奏不同,从而质疑 aespa 是在录制好跳舞视频之后,对视频进行了后期调速才达成了现在的效果。

  虽然 aespa 的成员宁艺卓在韩国社交软件 Bubble 上疑似回应了关于 假跳 的质疑,所谓的调速可以解释为视频掉帧,没有更加切实的证据,但两版视频对比之下确实存在差异,网友心中 澄清 的公信力也并不高。

  事实上,早在出道初期就存在关于 aespa 唱跳水平的质疑。以日本成员 Giselle 为例,她的练习时间不到一年,这样从训练到出道的节奏,对于传统的 K-POP 偶像来说有些过于紧凑,当时就有网友提出过对她业务水平的担忧。

  毒眸曾经在往期文章中提到,在韩国偶像工业发展的初期阶段,组合的舞台表现和 MV 效果并没有得到重视,而 SM 公司的创始人李秀满比同期韩国音乐的企划人更早意识到了音乐视觉化趋势,因此在舞蹈编排和舞台创意等方面投入了大量精力,最终打造出了东方神起、少女时代、EXO 等知名的偶像组合。

  到了 aespa 推出时,一向擅长世界观搭建的 SM 公司更是大玩概念。aespa 被设定为 8 人女团,由 4 名线 名虚拟成员组成,甚至发布了长达 10 分钟的概念视频,进一步展开 aespa 相关故事的世界观。

  科幻的世界观故事、看上去烧钱且高级的 MV,都跳出了 K-POP 近年来不断重复的甜美或 girl crush 风格,连 aespa 的歌词本身也脱离了 K-POP 歌曲中常见的情爱题材,走出了一条新路。

  src=这样高概念的打造思路,迎合了 K-POP 偶像视觉化趋势,也能最大限度地避免爱豆本身的能力短板。除此之外,这样的改变或许更是 特殊时期 的产物。

  已经持续了两年的疫情,改变了大众的生活,也成为了韩国偶像工业改变的催化剂。

  传统的韩国偶像团体往往有足够多的演出机会,包括打歌舞台、演唱会和不少商业性质的演出,巩固粉圈也有专辑签售会和见面会,粉丝数量多的团体甚至能够把巡演开到国外。

  但在如今,很多线下活动因为避免人群聚集而遭到取消,打歌节目本应该有喊着应援、挥舞着应援灯的现场观众,因为疫情影响被禁止入内,不少安可舞台爱豆只能对着现场充当观众的工作人员唱唱跳跳。爱豆为数不多的行程中,在口罩遮住半张脸匆匆而行的机场,站姐也很难拍到能够 出圈 的机场神图。

  韩国女团 BLACKPINK 和美国女歌手 Selena Gomez 的合作曲《ice cream》,就是双方分别在各自国内拍完相应的镜头,再通过后期剪辑合成的一个 MV。

  src=src=就连签售会、演唱都会被搬到了线上。改为线上签售后,签售会的内容变成和爱豆的 1v1 视频聊天,但隔了一层屏幕的最终效果,比起线下签售亲眼可见、近在咫尺的偶像来说,还是有所差距。而演唱会作为偶像团体的主要收入方式之一,改为线上渠道付费观看后,定价往往会较线下演唱会有所下调。

  韩国男团 seventeen 今年 6 月的回归行程,因为有工作人员被确诊,整个回归不得不推迟,所有成员也只能分别隔离。隔离期间,为了保持粉丝粘性,爱豆们只能轮流开直播和粉丝互动,甚至在团体获得打歌节目一位时,还用线上会议 APP 录制了全员版本的清唱视频放出。

  在疫情的影响下,巡演、商演等现场舞台的取消和打歌舞台观众的取缔,似乎让原本注重 live 现场和舞蹈实力的团体处于劣势——线上渠道逐渐成为最为主要的输出和宣传渠道,包装华丽、概念复杂的团体更为吸睛,仅仅依靠唱功和舞蹈水平显得相对质朴,而且很容易显得 吃力不讨好 。

  不过,疫情的阴影终归有散去的一天。对于唱跳偶像来说,最耀眼的时刻和决定他们能否走得更远的,仍然只能是舞台。